九藏艺术网首页>>
用户名: 密码:
您的位置:九藏艺术网 > 拍卖 > 拍讯 >

北京瑞平国际春拍5月30日拉开帷幕

字号:T|T 2013-05-20 15:57 来源:网络 [我来评论]

  北京瑞平2013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于5月30日在北京港澳中心举行。此次北京瑞平2013年春季艺术品拍卖会将为大家呈现《中国书画》、《古董珍玩》、《当代珠宝》三个专场。

  《中国书画》专场将以近现代、古代、当代共300多件拍品呈现。近现代大师李苦禅、黄冑、张大千、傅抱石、徐悲鸿、程十发等精品亮相。

钟馗神威 黄胄(1925-1997)
钟馗神威 黄胄(1925-1997)

  1091

  钟馗神威 黄胄(1925-1997)

  1978年作

  镜心 设色纸本

  题识:黄胄一九七八年一月。为张立钧画钟馗。

  钤印:黄胄写意

  说明:上款人张立钧,为张治忠将军副官,后娶了张的侄女,并被其收为义子。

  后为原北京西苑宾馆总经理。

  约8.4平尺 137×68cm。

  RMB: 500,000-800,000

  很多人酷爱黄胄的画,酷爱他收放自如的线条。人们常说,台上一分钟,台下十年功。黄胄亦是如此。如果没有艰苦的练习,没有成麻袋成麻袋的速写稿,怎会有如此精彩的作品 黄胄笔墨以速写起家,强调骨法用笔,强调毛笔线条的表现力,很好地将速写与中国画笔墨结合,于大处见气魄,小处见精微,作品充满生活激情和新鲜活力。黄胄作品里经常有复笔,这一点,黄胄夫人郑闻慧女士谈到:“你只要仔细观察就会发现,在表现事物飞舞、奔跑、转动等动态时,黄胄才会用复笔。对于面部五官是不用复笔的。复笔的运用对整个画面产生强烈运动感,烘托热烈氛围,造成满壁风动的效果是很有好处的。”于速写中提炼精神,于创作中发现灵魂,黄胄就是这样,在艺术道路上辛勤耕耘,花香满园。

  《钟馗》是国人十分喜爱的题材,此幅画面上的钟馗形象极大地丰富深化了我们传说中的钟馗形象,而且画作技法老辣自信,浓泼重染,色彩别致,人物形象浑然天成,全然达到人物画作中的极致境界,且着朱砂红衣袍的钟馗像仅此一件,实为罕见。全面承载黄胄人物画精粹呕心沥血之作。

松鹰图 李苦禅
松鹰图 李苦禅

  1088

  松鹰图 李苦禅(1899-1983)

  1973年作

  立轴 设色纸本

  题识:化东同志正之,癸丑(1973)夏苦禅。

  钤印:苦禅

  说明:上款人化东,王化东,原中国商贸部部长。

  约5.9平尺 69×95cm。

  RMB: 900,000-1,200,000

  李苦禅作为齐白石的弟子,以其天生独有的聪慧,加以在自然生活中的提炼,学习到了齐白石独特的治学精神,并创造出自己的艺术语言。

  李苦禅先生笔下的花鸟世界,浑厚、平实而妙得天趣,看似随意中蕴含着朴拙之气,在自然含蓄中蕴含着阳刚之气。他运笔线条如行云流水,苍劲朴拙,笔法凝练简约,却意趣盎然。笔墨纵逸豪放、雄健磅礴。他驾驭笔墨的能力,驾驭写意技巧的能力是惊人的。在李苦禅的一生中,他笔下的鹰也有三变,早年之鹰近师白石老人,远师林良、吕纪,笔墨清劲而繁复,中期之鹰个人气质渐融于笔墨,雄强而多变,晚期之鹰可谓人画俱老雄厚而单纯。这幅 《高瞻远瞩》的松鹰图,创作于1973年,为当苦禅先生晚期的精品力作。一棵巨松自右向左,郁勃苍劲,天矫如龙。巨石形状似方还圆,用笔长线大点,一只雄鹰气势轩昂,为全画中的重点。最后在左边竖题一行,使整个构图更趋于完美。

  “书至画为高度,画至书为极则”,这是李苦禅的一句名言。该作中每一笔都蕴涵着书法的意趣,那簇簇松针,线条虽然短促,但每一笔都沉着稳重、痛快淋漓,具有浓烈的金石韵味。那坚实的树干,宛若在云海中翻腾的游龙;那崖石之上苔点的点虱,深沉的墨色真是入纸三分,感觉就像是用重镑大锤砸在崖石上,其充盈的力度使观者从心底产生出一种震撼与钦佩。此作足有六平尺之巨,实为难得。

花下寻声 程十发
花下寻声 程十发

  1090

  花下寻声 程十发(1921-2007)

  1991年作

  镜心 设色纸本

  题识:花下寻声,辛未(1991)冬程十发画。

  钤印:程十发、山花烂漫

  说明:作品得自新加坡吴律师旧藏。

  约8.1平尺 68×133cm。

  RMB: 250,000-500,000

  《画家心语》

  程十发

  我的绘画风格并不同别人两样,我也是“抄袭”,但不抄袭人家已经抄过的东西,只是我抄的人家不易发觉。我有时从古人中比较冷门的,或是在古代曾经热门过而又冷下来的东西中吸取。我的画的风格如同山里一棵特殊的树,它既不能避开政治气候的各种要求,又要符合自己的艺术追求;既要避开左的侵扰,又要避开右的干扰。风格的形成是不能脱离社会的影响的。

  在处理题材时,本身就有民族风格,意在生活的作者感情的表达,形神兼备不是拿笔画时才具有了民族形式。

  技法如果没有思想,没有意,没有感情,就很难办。技法如果没有和感情结合起来,技法则是没有用的。

  绘画是表达作者思想感情和意境,具有比现实更高和更有想象力的东西,而不是画具体的场面和建筑物。

  构图,用笔给人以第一印象,前人谓“平中见奇,静中见动”、“奇中见平,动中见静”。第一印象要奇物,画面飞动,有刺激性,有振荡感觉,但要奇得稳。细看之,颇为平静、耐看,这是对传统绘画的根本变化。

  “真”是得其神韵,应该是神似、形似相结合,不是在神似和形似之间。

  绘画是表达作者思想感情和意境,具有比现实更高和更有想象力的东西,而不是画具体的场面和建筑物。

  中国人物画往往无布景,留出空白让人想象,有布景衬托为要表达典型人物在典型环境中。

  作画追求和真的东西一样,就不做艺术家做科学家了。

  画连环画是一种再创作。譬如说现在画鲁迅的小说《伤逝》,情节是简单明了得很的。但要把它创作成为连环画,就得好好地动动脑筋。

  用笔首当刻画形象之真质,现其自然之天趣,舍此也无能发挥其艺术之作用。然空存形骸而不以笔法出之,正如昔日里井小孩打架,扳头拉脚,虽为一种打斗动作,然不能引人。如观公孙大娘之舞便觉心旷神怡。昔时意人郎世宁刻鞍马,而不以笔法为能事,徒存其骅骝之表;而世人宝悲鸿之马,因悲鸿画马得笔法之故。

  作画要从大处入手,不要太注意细微的部分,过分仔细了,平均对待,反失去了重点,也失去了必要的偶然性,缺乏艺术趣味了。故画人物要同画速与一样,要注意大轮廓,先取势,缓刻画。

  要善于创造,利用和驾驭某种偶然效果。利用墨和颜色中的胶水在宣纸上产生的变化,从而使画达到一种变化莫测的特殊效果。赭石、花青都会产生这类效果。

  我画人物、动物,不是先画细部,而是先画大体。我认为人物姿态和动态十分重要,故画好大体再画细部。

  我画一张画时,开始时还是打草稿,我的第一张草稿或是第一张正稿往往都不成功,一定要画多次,最后,我把打的草稿都丢掉,带着默写的情形作画。为什么呢?因为一开始比较写实,缺少夸张和修饰。临摹我的作品往往是临我后来的正稿,而没有看到我以前的素描搞;看我作画的人看我画来很随便,而我在家中打稿的时候是不随便的。

  多画速写,尤其要多画舞台上的艺术形象,锻炼自己在来不及细加考虑的情况下抓住对象的主要神态,放弃一切次要细节,容易产生新的表现手法和风格。除了速写,要练习默写,一为巩固,二是抓住生活中一瞬间过去的生动景象。

  我们的祖先在线条发展的途径中有了那么多千变万化的创造,同时又发展了我们的另一种艺术语言,就是画法。我们画法的始祖也就是线条的图画,它们一直结合在一起,今天的用绘画来工作的人们,也必须从画法的变化中求得他发挥线条美的艺术才能。

(编辑:李大力)
网友评论:
用户名: 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
企业服务
商城热卖
推广信息
每日推荐
视觉焦点
今日团购